• <p id="d4oc4"></p>
  • <table id="d4oc4"></table>
      保定阜平縣:產業走新路 黃土能生金
      2018-11-29 09:57??來源:保定新聞網?作者:晨曦
      1
      聽新聞
      (原標題:阜平縣:產業走新路 黃土能生金)
       
      阜平不“阜”,全縣209個行政村中有164個貧困村,占比78.5%;2014年初建檔立卡貧困人口10.81萬人,貧困發生率54.4%,是河北省10個深度貧困縣之一。
       
      阜平不“平”,綿延的太行山,只給全縣20多萬人留了21.9萬畝耕地,人均僅0.96畝。
       
      但阜平的干部群眾不甘于貧窮落后。吹開歷史的塵埃,我們會看到一段阜平干部群眾跟隨中國共產黨,寧死不屈,為新中國的成立流血犧牲的崢嶸歲月;打開時間的卷軸,我們會看到一幅黨和國家橫向同頻,縱向同振地支持老區群眾向小康奮進的感人畫面!
       
      “只要有信心,黃土變成金”!
       
      2012年12月29日至30日,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來到阜平縣看望慰問貧困群眾。一聲聲殷殷囑托,為阜平縣明確了穿越現實困頓的清晰路徑;一句句擲地有聲的承諾,迸發出燭照阜平未來發展的耀眼光芒。
       
      富民產業,是扶貧工作的重中之重,是脫貧攻堅的關鍵,是保持脫貧成果的重要保障。近六年來,阜平干部群眾牢記總書記的深情囑托,扎實推動總書記重要指示要求落地落實,堅定信心,以愚公移山的意志,勇于創新的精神,下好“繡花”功夫,做好“精準”文章,打響了一場聲勢浩大但又步伐穩健、波濤涌動而又和風細雨的產業扶貧攻堅硬仗。
       
      保定阜平縣:產業走新路 黃土能生金
       
      阜平縣委書記劉靖到香菇園區調研
       
      育新業——破解“穿舊鞋走新路”的難題
       
      打贏脫貧攻堅戰,產業扶貧是“重頭戲”,但阜平這場“戲”能唱什么?
       
      阜平最出名的莫非大棗了,但長期以來,大棗產業面臨著“年景好價格低、年景差產量低”的問題。大棗好吃錢難賺,過去漫山遍野的棗樹,如今大多已經“自生自滅”了。
       
      太行山是“吝嗇”的,不說給不了阜平縣幾個像樣的產業,就連像核桃那樣的山貨,群眾都得省著用來招待客人,更別提肩負起讓貧困群眾脫貧致富的大任了。
       
      一窮二白的“家底”,給阜平干部群眾出了一個毫無頭緒的難題:阜平已有的、傳統的產業類型以及規模和生產經營方式,歷史經驗證明,是不足以支撐全縣如期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如果沒有新的產業要素注入,在過去基礎上簡單組織再生產,阜平將原地踏步、“山河依舊”。
       
      產業發展既不能好高騖遠、脫離實際,也不能畏首畏尾、困于現實,那全縣扶貧產業到底要發展什么?阜平縣黨委政府在習近平總書記視察阜平時做出的重要指示要求里找到了答案:“脫貧攻堅要因地制宜、科學規劃、分類指導、因勢利導。”
       
      形勢不等人!阜平縣黨委政府肩上的擔子重了,但腳步更勤了:一年多來,他們走遍了阜平的山山凹凹,認真調研,尋找思路;他們跑遍了周邊縣(市)成功的產業項目,學習他山之石,打開門路;他們訪遍了各大相關部委部門、科研院校,把脈問診,尋找良方……
       
      “最終我們把打造綠色安全農副產品生產加工供應基地作為產業發展的根本定位,立足自身優勢,圍繞精準扶貧,確定了食用菌、中藥材、林果業、手工業、光伏等特色產業發展方向。”阜平縣委書記劉靖介紹,全縣在扶貧產業選擇上既做到了因地制宜,又兼顧長短結合,避免了產業選擇單一同質化。
       
      因地制宜,在阜平是個“細活”:每個鄉鎮的自然條件大不相同,甚至同一鄉鎮的村子之間,產業發展的環境資源也是千差萬別。做“細活”,需要下“繡花功”,那幾十本關于全縣扶貧產業的規劃報告,足以證明阜平縣黨委政府把“繡花功”下到了極致。
       
      《阜平縣農產品產地環境質量調查與評估報告》,為全縣打造綠色安全農產品生產加工供應基地提供了依據、奠定了基礎;《阜平縣現代農業產業發展規劃》,為全縣加快農業產業結構調整、搭建現代農業產業體系、實現農業可持續發展理清了思路;《阜平縣“十三五”農業專項規劃》,確定了全縣十三五期間農業發展的方向、目標、任務、產業布局和相應對策;《阜平縣致富產業到村入戶規劃》和《阜平縣十三五產業精準脫貧規劃》,為全縣產業扶貧能夠實現產業規劃到村到戶到地塊提供了科學指引……林業生態經濟、林果產業發展、食用菌、中藥材、畜牧水產等產業,也都有相應的科學規劃。
       
      阜平縣黨委政府用苦心下的一番苦功夫,北果園鄉宋家溝村的脫貧戶王平可能并不清楚,但他每天在自家承包的蘑菇大棚里采蘑菇的腳步,牢牢占據某運動軟件上的榜首。香菇,以前只在過年過節的時候才會出現在王平家的飯桌上,“香菇價格一直很貴,過去沒錢舍不得吃。”成為菇農后,王平依然舍不得吃,“現在香菇價格依然很貴,一級菇一斤能賣到6元左右。”
       
      從大城市北京回到家鄉的窮山溝,王平并沒有多少失落,因為從一個背井離鄉的民工到一個半年就掙了5萬的菇農,后者明顯更具吸引力。“我們窮山溝里有了能留住人的產業了。”王平說。
       
      脫貧攻堅需要人才、人力、人氣,阜平縣和大城市“搶人”的資本,就是大力發展“有活干有錢賺”的富民產業。
       
      比如只用了3年時間,投資8.6億元,建設棚室5000余棟,產量3.5萬噸,產值2.5億元,輻射帶動貧困戶4200戶,貧困人口8200人,戶均增收2萬元以上的香菇產業;比如種植面積累計達到51.3萬畝,覆蓋13個鄉鎮,180個行政村,輻射帶動貧困戶6769戶1.5萬人,人均增收2000元左右的高效林果產業;比如全縣規模養殖場達到598家,總產值達到6.8億元,輻射帶動貧困戶9800人,人均增收4100元左右的特色養殖業;比如種植面積1400余畝,棚室744棟,覆蓋8個鄉鎮11個行政村,輻射帶動貧困戶260余戶,戶均增收4200元的設施果蔬產業;比如涉及服裝、玩具、箱包等20個行業,覆蓋到104個行政村,輻射帶動貧困人口6000余人,人均年收入8000元左右的家庭手工業……
       
      如今,走在阜平任何一條公路上,哪怕是通往最偏僻村落的無名小路上,兩側的產業項目不間斷、不重樣。“五年多來,我們阜平的變化翻天覆地?,F在的阜平,隨處是香菇大棚、木耳大棚,漫山遍野的蘋果、梨、桃子,一幢幢新樓、一處處廠房正拔地而起!”阜平縣縣長賈瑞生介紹,如今的阜平,到處都是富民的產業,到處都是掙錢的路子,到處都是繁忙的景象,到處都是脫貧的希望。
       
      保定阜平縣:產業走新路 黃土能生金
      阜平縣大臺鄉柏崖村土地整治項目
       
      建園區——破解“穿新鞋走舊路”的難題
       
      談起前兩年發展產業的情況,大臺鄉柏崖村貧困戶王夢磊還停留在挖“育林坑”的印象里。政府發展核桃產業,他上山挖過“育林坑”;政府發展蘋果產業,他上山挖過“育林坑”……于是柏崖的山上到處都是“育林坑”,坑里的果樹換了一種又一種,最后老王也沒見“育”出個啥來。
       
      “育林坑產業”,是對過去阜平縣扶貧產業現狀的形象描述。長期以來,阜平產業發展處在“種在地里就是種植產業,養在圈里就是養殖產業”的初級階段,扶貧產業長期面臨“有資源缺規模、有產業缺龍頭、有產品缺品牌、有門路缺資金、有項目缺技術”的問題 。
       
      產業扶貧,在阜平是場硬仗。打硬仗,排兵布陣是關鍵。十八大以來,阜平縣委縣政府統一整合政策、資金、土地等資源,集中發力,按規?;?、現代化、市場化思路建設扶貧產業園區,讓扶貧產業有鏈條、有品質、有品牌、有保障、有市場,最終實現把大產業做強、小產業做精的目標。
       
      在天生橋鎮南栗園鋪村現代食用菌產業核心園區的香菇技術員張林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在園區當了不到3年技術員后,徒弟怎么超過師傅了?“技術超過我們了,規模超過我們了,效益也超過我們了!”在占地700畝、擁有食用菌涼棚217個、暖棚41個的園區內,張林自愧不如。
       
      徒弟超過師傅,并不是因為徒弟“偷學了手藝”,只不過師傅有好技術,徒弟有好思路:按照“政府+金融+科研+企業+園區+農戶”的六位一體模式和“統一建設棚室、統一制作菌棒、統一技術指導、統一品種品牌、統一回收產品、統一銷售加工”的六統一分模式來建設園區,最終讓徒弟超過了師傅。
       
      “六位一體”把香菇產業發展所涉及的要素全部集中在園區,而“六統一分”把香菇產業所有的生產銷售環節全部集中在園區。“園區既是銷售平臺又是生產平臺,既是服務平臺也是保障平臺。”阜平縣副縣長趙敏濤介紹,園區把產業發展從單打獨斗、各自為戰發展為抱團發展、并肩作戰。
       
      從民工到菇農,王平并沒有遇到多少坎兒;沒資金,到縣金融辦的村級服務站填了份申請表,沒幾天5萬塊錢的扶貧小額信貸就打在了卡上;沒技術,園區統一聘請的技術員開展現場式教學、“保姆式”技術服務,縣里還專門成立食用菌科學研究院,組建專家技術隊伍,負責解決種植過程中遇到的技術難題……
       
      “大棚是園區里的嘉鑫公司統一建的,菌棒是嘉鑫公司生產的,香菇是嘉鑫公司統一收購的,我們還有了自己的‘老香菇’品牌。”王平說,在園區里賣力氣踏實,操心少、保障多,山里人的汗水,再也不是一文不值了。
       
      大園區帶動大產業,阜平縣香菇產業從無到有,從有到強,甚至有些領域達到全國之最,只用了3年時間。截至2017年底,光是食用菌產業,阜平縣就已流轉土地1.8萬畝,建成百畝以上園區54個。
       
      如果從空中俯瞰阜平縣的產業版圖,山溝里鱗次櫛比的香菇大棚是為一景,而山上錯落有致的層層梯田,更讓人直觀感受到一場規?;?、現代化的產業發展變革,正生動地演繹在太行山上。
       
      2015年年初,當幾十臺挖掘機開到柏崖村的山上時,把正在山上放羊的王夢磊嚇了一跳:挖“育林坑”用得著這么大動靜?荒山的土坷垃里能挖到什么寶貝?
       
      后來,如何在荒山里挖“寶貝”,老王看得真真切切:曾經的溝溝凹凹,如今一馬平川;曾經荒草灌木叢生的荒山,變成規模良田。
       
      “我們利用國家土地‘占補平衡’政策,采取‘政府+企業+村委會+農戶’的模式,對坡度25度以下的荒山進行高標準有序整治開發,建設高效林果園區。”大臺鄉黨委書記鄭玉麗介紹,目前全鄉共整治土地4100畝,建設高校林果園區5個。
       
      種地,柏崖村的村民個個都是行家,但要是在土地里謀富業,沒有一個人敢拍胸脯,否則貧困村的帽子,不會把柏崖村遮得嚴嚴實實。于是全村整治出來的1200畝良田,村民心甘情愿地交給河北省光存生物有限公司來管理,這筆買賣實在劃算得來:每畝每年600—800元的流轉費,每個月2000元左右的務工收入,再加上5年以后園區純利潤與村民五五分成。
       
      而這筆買賣對公司來說,也是穩賺不賠。公司穩賺不賠的“資本”,是借助村里大規模的土地資源及豐富的勞動力資源、政府對水電路等基礎設施的配套、公司先進技術經驗等。“農業產業現在面臨著沒有規模就難有品牌,沒有品牌就沒有市場的現實困境。目前,大臺鄉的荒山整治項目切實解決了公司發展面臨的難題,光是在柏崖園區公司就種植了1000多畝的有機蘋果,在大臺鄉公司總共發展了兩個園區。”河北光存生物有限公司經理劉衛廷介紹。
       
      在昔日的荒山上,阜平縣整治出了脫貧希望:群眾富了,企業賺了,產業興了。目前,全縣共完成荒山土地整治新增耕地3.8萬畝,覆蓋24個村6000余戶貧困戶,帶動貧困人口1.84萬人。
       
      鼓點聲聲急,催人步步緊。站在“兩個一百年”的歷史交匯期,阜平縣委縣政府用總書記的“關懷”,標注全縣脫貧攻堅的新方位;用總書記的“囑托”,為全縣向小康奮進注入新動能。迎著東升旭日,承載夢想航船,阜平縣干部群眾用超前的理念、超前的模式,發展超前、持久、穩定的扶貧產業,讓“黃土變成金”正生動地演繹在阜平大地上!
      標簽:
      責任編輯:清風徐來
      91免费 无码 国产在线观看